当前位置: 线上赌博 > 民族文学

www.js0268.com:信马由缰三月三

2018年05月11日    来源:广西民族报    字号:[    ]

线上赌博:  一方面,稻谷托市收购价格下调,是顺应了政策尤其是中央一号文件的需要,要求坚持并进一步完善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,完善的方向是最低收购价水平要合理确定,要能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,要增加价格调节的弹性,使不同的粮食品种之间形成合理的比价关系。

  三月三,人山人海!

  我和健叔陪我父母走马观花。

  我们到武鸣会场进不去,水泄不通,只好向东盟开发区里建方向走。只十几分钟到了锣圩,也看到了锣圩的戏台,但白天没有戏。我们开车进姑妈家,今日最好的戏是我们同老爸和姑妈照的一张合影,他们姐弟开心极了。82岁的弟弟和87岁的姐姐感情特好,姑妈身体棒棒的。她一家五口,有房有车,生意兴隆,幸福美满!

家人合影。

村口两株高大的龙眼树像是在迎接亲人。

  我们吃完美味可口的生榨粉后,健叔建议陪老父、老母回老家看看。他懂老爸的心,之前我动员老爸出去到处走走,他都以年老行走不便为由拒绝,没想到今天他撑着拐杖,一口答应了。健叔想得周到,又去买水果,又去买肉,又准备好利是红包,称得上暖男一枚。从锣圩到岜者(山之祖)不过几公里,刚说几句话,就到村口了。两株高大的龙眼树,头碰头,手握手地站在大路的两旁,像是巴黎的凯旋门欢迎我们。我老爸说,照张相吧,这是当年我经常到这里等待母亲赶圩归来的地方,不是凯旋门而是迎亲门。我老爸今天的美学观正得很,一身红衣服,点亮了整个画面。

  老爸下车后,好像“身长翅膀脚生云”,甩开手杖,三步并作两步,赶回自己出生地,比谁都走得快。老妈疾步紧跟,形影不离。这是我老妈的性格和心愿,死心塌地,相濡以沫,不离不弃。

亲戚朋友热情相迎。

  老爸回到大门前的老龙眼树下,看见大门是新建的,宽阔高大,汽车都可以开进去,像个敞开胸怀的汉子张开双臂迎接亲人。见几个在那里久等的亲戚,一拥而上,将我老爸迎进屋里。

  我和健叔没事就到村子里到处走走。我们先走隔壁家,人家问你们是谁?进来一起吃饭吧!再走走,发现家家户户热热闹闹,都主动招呼。当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份和来意后,更加把我们当成亲人,又是请坐,又是递茶,那热情劲真难以形容。我们在池塘边、小巷子乱走。见路边有一个草窝棚,母鸡正在那里孵蛋,咯咯咯地,好像向我们问候。猪栏里,猪诺诺扬起前腿,喔喔乱叫,好像要问我们要东西吃。我连忙舀一瓢猪食倒到槽里喂它,它摇着尾巴开心拱食,好像在感谢我们。我听人家说生命万物皆有情,猪诺诺的主人告诉我,它6岁了,每年给他家下了两窝猪仔,为脱贫致富出了大力。它聪明近人,有10岁孩童般的智力呢。我们一路走一路拍照,把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景一一收进我们的镜头。满村的龙眼树正开着满树新花,芒果、扁桃已结出小果。龙眼、杨桃、黑橄榄是这里的特产。刚才在大门边的龙眼树,我老爸说是他们祖父种的,已是百多年老树了,但还盛开着花。不愿老,不服老,端坐在池塘边,看它的儿孙们分享今朝盛世丰硕果实……

村里的母鸡。

  我们走了一圈之后,回到小学校前广场,这里张灯结彩,红旗飘扬。这里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轿车,一辆比一辆高档。数不尽的豪车,挤满了广场。各家各户高朋满座,热闹非凡。

  我们回到大哥苏汉流的家里,见我老爸坐在厅堂上,屋里一群乡亲围坐在老爸身边,问寒问暖聊家常,老爸激动得热泪盈眶。问老爸有什么感受,老爸说我们家乡绿水青山,金山银山,山好水好,人心更美好。这里的乡亲勤劳善良,你们都看见了。众人热情交谈,亲密无间,热闹非常。

  鱼生、扣肉、羊排、白切鸡……杯去杯来,划拳猜码,热闹半晌,酒足饭饱之后,我们要告辞了。一屋子的乡亲,拥扶着我老爸出门,几乎要把他抬走。

  今天汉流大哥是东道主,他家二女三男,个个都已成家立业,现在家里只剩下他一个老人守老营。他把40亩田地流转出租出去,还剩下几亩开荒自留地,种些粮食、蔬菜,丰衣足食,胸中常有一腔满满的获得感和幸福感。

村里的南瓜和鲜花。

  说着说着,又到学校广场了。看见校长带领一帮青年在那里布置会场,说是今晚要在这里召开欢庆“壮族三月三”晚会,无比热情的校长、村主任、乡长们,上前同我老爸握手,照相,要挽留我们下来观看民族传统戏曲表演。我老爸一一谢绝之后,终于满载一车热情、乡情和亲情离开岜者。

村中景色。

最美夕阳红。

  我们轻车熟路,一下子就回到壮河大桥上,这里现在还留有一条用青石板架设的古桥。老爸叫车停下来,对我们说,他小时被他父亲从这石板桥上扔下河去,然后再去把他捞起来,教他如何在今后人生长河的大风大浪中学会游泳,以自主沉浮。我一听,这不就是我老爸人生的起点吗?我赶快打开镜头,按下快门,拍下一张照片。这时我心中暖呼呼的,我回头一看,却看见夕阳公公正在西山顶上徘徊,一片淡红的晚霞,把这山村映照得满脸通红,太阳公公像眯着醉眼,挥动着双手向我们送别……最美不过夕阳红。我把这美好的风光拍下,作为此行的最后一张彩照……

  我的文章到此可以划一个句号了。记得我老爸说,古人作文往往“信马由缰,随意下笔,或纪实、回忆,或想象、联想,或抒情、评论,乘兴而行,尽兴而返,此乃文章之道也”。据此,我性情刚柔有度,生肖属马,拙作题目就叫作《信马由缰三月三》吧!

作者:苏海珊(壮族)

编辑:韦亦玮

扫描二维码
关注本报官方微信

本报投稿邮箱:

gxmzbzb@163.com

gxmzb2@163.com

回到顶部